您好,欢迎参加同心圆公益!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关注村医 > 村医资讯
最美乡村医生接生过400多名孩子,自己却再也做不了母亲
来源:新华善举公益2016/9/8 字号:[ ]打印本页

“有的时候,做一件事并不是出于某个高尚的目的,只是为了让自己心安。在中国,像马丽一样的乡村医生有将近130万,而她,只是他们中很普通的一员……”

179.tmp.png

她用自己的故事告诉我们: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在付出和给予之后,找到幸福的力量。9月5日,马丽接受了新华公益的采访,跟大家分享作为一名普通乡村医生,是什么支撑她留在这么偏远的乡村?

17B.tmp.png

马丽,来自四川大凉山冕宁县健美乡洛基村卫生站。2001年她从卫生学校毕业,离开县城老家,选择来到这个地方去做一名乡村医生,而且一做就是16年。

我们一起来听听马丽的故事:


那里的人们离不开我

16年,一个偏远的山区,没有编制,收入不高,到底是为了什么?

“当初选择去健美乡,我的父亲坚决不同意,因为他知道那个地方条件艰苦,我是违背了父亲的意愿,毅然的选择了我认为山山水水美丽的地方,我憧憬乡村美好的生活,也觉得我可以给村民们带去一些帮助。”

可刚到健美乡洛基村的马丽却险些被眼前的情景吓到:没有公路,没有自来水,没有商店,唯一的卫生站竟是一间四面透风的土坯房,里面也只有一张几块木板支成的“床”而已。


17D.tmp.png

然而马丽却选择留下来,这一留就是16年。

初到健美乡,马丽就遭遇太多来自村民的嘲笑和质疑。

很多村民认为,当地的年轻人都不想留在大山,更何况她这个县城来的弱不禁风的小姑娘,估计待不到三天就会走。

不过,一年很快过去了。2002年8月的一天,马丽从冕宁县城取药回来。坐了7个多小时的车了甘孜州九龙县二区。

但就在二区去往洛基村卫生站的路上,不幸的事情发生了:马丽遇到了这里几乎年年都要发生的山体滑坡。于是道路中断,车辆无法通行。

17F.tmp.png

“我看到眼前山上不停滚下来的石头和泥浆,我怕了。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卫生站里还有等我看病的病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马丽陷入了回忆。

向前,意味着她很有可能葬身在这里。她陷入了自我思想斗争,最后她还是选择了冒险前行。

她背起药品,不停地躲着山上滚下来的石头,在泥浆中来回跑了好几次,终于把药品搬了过去。在卫生站等着她看病的一位村民说:“马医生,你终于回来了,只要有你我的病就会好了,谢谢你不顾危险地赶来给我们看病。”虽然是一句很朴实的话,却给了马丽温暖和动力。她瞬间觉得当初留在这里是多么正确的决定。

那一刻,她分明感到山体滑坡带给她的害怕和一路的疲倦都没有了。

2002年9月一天,马丽出诊结束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她一个人打着手电筒,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山路上马不停蹄的往卫生站赶。

181.tmp.png

全身的汗水浸湿了衣服,肌饿和干渴一直吞噬着我。”马丽说,她走到一家老乡门口想找一口水喝,可是还没等她开口,就晕倒在了老乡的门前。

等马丽再次醒来,她已经躺在了老乡家里。

“我使劲的睁开疲惫的双眼,看到我身边一个孩子端着一碗水看着我。见我醒来,他赶紧喂我水喝,这才知道原来是一碗糖水。”马丽有些哽咽。她旁边还有另一个孩子,从她昏迷躺在床上就一直在不停的给她按摩。

“这两个孩子都是我接生的,年龄稍大一点的孩子是我来健美乡接生的第一个孩子。”马丽很是动容。

这些年,很多人都在问马丽,是什么支撑她留在这么偏远的乡村?

在健美乡,有一位叫邱珍祥的老人每天都会在山头吹唢呐,而且每次都能坚持至少一小时。然而现在婚嫁丧葬中用到唢呐的机会越来越少,他的很多徒弟学到一半都转行了,但他却坚持了下来。

邱珍祥和别的唢呐匠不太一样,他的唢呐头都是自己亲手做的。他会用一整天的时间寻找适合的芦苇杆,再一整天的时间做出几只苇哨来,一个个试吹,选出声音最好的一个做唢呐头,而这样的工作邱珍祥已经坚持了52年。

正是邱珍祥精益求精、专注执着的工匠精神一直鼓励着马丽。

而村民淳朴的民风也深深的感动着马丽。如今,村民离不开她,她也离不开村民。



这次我就要犟拐拐


相比改善村里的医疗卫生水平,改变当地人陈腐愚昧的男女观念更为急迫

“有一个产妇在家生孩子,生了一天一夜没有生下来,找我去帮忙接生。当我进门时看见的那一幕差点把我吓死。”马丽回忆着。

在潮湿、不平整、满是泥土的地上铺满了一些几乎要腐烂的稻草,产妇光着下半身躺在稻草上,由三个五六十岁的老人扶着跪在那里痛苦地呻吟。在他们的旁边是一张柔软的床。

“为什么不把她弄到床上去生?”马丽很愤怒的问他们。

“在床上生不好用劲儿,并且会把床单弄脏,在地上生要方便些,脏了扫扫就行了。”一位老人说。

这种近乎野蛮的地上接生风俗深深地刺痛了马丽:“这哪是生孩子啊,这分明是生羊生狗生畜生啊。”

接生完这个孩子,马丽就跟那些上了年纪的村民们说卫生的问题。如何做到减少产妇的痛苦及感染的机会。马丽的苦苦相劝和告诫对这些村民来说并没用。她们用眼神告诉马丽,他们拒绝接受马丽的这套东西。

在回诊所的路上,马丽眼前总浮现那个躺在快要腐烂的稻草上的产妇,产妇当时无助的眼神让马丽的心里很慌。

183.tmp.png

她谈起道:“我替那里的妇女感到既悲哀又难过,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坚持下去。”

不久,马丽又被人请去接生了,一进门就发现房间里只有产妇一个人,而她的老丈夫却在房间门口抽着烟。

“我问产妇的丈夫为什么不进去陪她?”丈夫没出声,在一旁的老人开口道:“女人家生孩子,男人是不可以进去看的。” 

当地的村民认为,女人生孩子脏、不干净,会给男人带来霉运的,那样男人出门就会运气不好挣不了钱,甚至有可能还会把命丢掉。

在马丽强劲地“威胁”下,产妇的丈夫终于进了房间,可是还是把脸转到一边。

“我是个医生,我也是个女人。生孩子是一个女人一生最伟大最神圣的时刻,而在洛基村,却成了她们最卑微、最无助的时刻。”马丽认为,比医疗条件落后更可怕的是乡民们陈腐愚昧的传统观念。如果要真正改善他们的医疗卫生水平,必须先改掉乡民陈腐愚昧的男女观念。

但马丽知道,改变一个人的观念谈何容易?何况,在这里,她是要改变一个群体的观念。在健美乡的方言有个词叫“犟拐拐”,说的是一个人固执地做一件事,不计后果。马丽目光坚定道:“这次,我就要犟拐拐。

这一犟就是16年。

当有人问马丽,“犟拐拐成效如何?”

马丽的回答是:“还在路上。16年前,这里的女性几乎是谈到妇科病就避而远之,开始的时候我给她们讲常见的妇科病预防和自我诊断的时候她们都不相信,认为自己没有妇科病,有的甚至还认为我叫她们检查妇科病是因为我没有生意,骗他们来看病的。”在这里的女性看来,得了妇科病的人都是做了一些不正经的事,所以她们即使有妇科病也不会承认。

185.tmp.png

现在,主动找马丽检查妇科病的人多了,生孩子进产房的男人也多了。马丽感到十分欣慰。



一生的遗憾


接生过400多名孩子,自己却生不了孩子

起初,村民们并不认为马丽能留下来。可是16年过去了,马丽还是没有走,“在我一次次帮他们把病治好以后,他们相信了我,而且开始依赖我。可这16年,我真每一天都想走,不想留下了。”

那是2004年9月的一天,一位放羊的老人在山上摔了一跤,滚下山坡十多米,家人们急忙来接马丽去看一下。马丽在返回卫生站的路上一不小心摔到了山崖下,乡亲们连夜把她送到了医院。

然而就是这一跤断送了马丽初为人母的喜悦,三个多月的孩子流产了。 更严重的是马丽因为子宫严重受损,这一生再也不能怀孕了。

“我怨恨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为方圆80多公里的村民接生了476个孩子,从来没有发生过一例意外。为什么我自己的孩子就不能平安落地?为什么上天要剥夺我做母亲的资格?”马丽回忆着,眼泪止不住一次次往下流。

而在马丽决定离开的那个早上,她打开门,顿时惊呆了,门口早已站满了连夜赶来为她送行的村民,他们来自四县八乡,每一张面孔都是熟悉的,他们只有一个目的,赶到铁索桥为马丽送行。

突然一个泪流满面的孩子从人群中跑出来,一下抱住她的大腿,他哭喊道:马娘娘,你不要走,不要走,我不要你走。这个孩子是她亲手接生的,现在都长那么大了。“孩子的哭声一下子戳痛了我的泪点,我和孩子抱头痛哭,乡亲们也跟着稀里哗啦的哭成了一片。”马丽说着说着,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她再一次咬咬牙,咽下泪,狠下心,跟大家说:我不走了,我留下来。可这一咬牙就是12年。

马丽踏遍了健美乡周围的每一个沟沟槛槛,只要村民的一个电话,她总是第一时间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有的时候人做一件事并不是出于某个高尚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心安。”

据了解,这些年当地并不没有年轻的医生来过,基本上都是十天半个月,最多也不超过一个月,他们就会离开。马丽一直在想:如果哪一天她实在干不动了,那些村民该怎么办?

他们说马丽是这片土地上唯一一个与疾病和死神做抗争的人,“可是我多么希望有两个战友,只要多一点点力量,那片土地上就会有更多的人免于疾病的困扰,只要多一个医生,那些村民的健康状况就会得到更多的提升。”

“邱老爷子唢呐吹了52年,我在这里当乡医才待了16年。”虽然,乡亲们对医疗的认识已经有了一些改变,但马丽知道,这才刚刚开始,她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前路漫漫,唢呐声声。

“我希望在这纷繁的世间,能够有一曲属于自己的唢呐。我更希望我所在的这片山村、全天下善良的人们都能医无所忧、健康快乐。”马丽最后说道。